Lentment

汉阳西大街。

善良的骗子

      14年去阳朔去旅行时,头天下午租了辆单车骑行十里画廊,溜达到快天黑时,寒风乍起,天空中还飘起了小雨,就准备返回住处。这时看见路边有位农家妇女,三十来岁的样子,用竹竿挂着几串琵琶,戴着当地人常用来挡雨的斗笠,仍在等生意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远远望见风雨中她瘦小的身影,我有些不忍,再者我也确实好久没吃琵琶了,于是就推着自行车朝她走去,她热情地捕捉住了我的潜在购买意向,本来只想随便买一点,预算也就十元左右,可终究拗不过她的过分热情,索性花光了身上仅有的一张五十元现金,买走了她最后三串琵琶。妇女一脸堆笑地双手接过钱,利索地收拾好竹竿作收摊之势,连连向我称谢,似乎自己都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抛空了尾货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转身离去时,还听见她嘱咐我骑车路上小心。我实在消受不住她的热情了,因而没有回应。在我跨上单车,正欲离去时,她又叫住了我:“喂,小姐。等一下啊。”“又怎么了?”我回头看看她,几乎有点失去耐心了。“你的鞋带松了哟。”“噢,没关系。”我低头看了看,右脚的鞋带确实是松了,可是鉴于我一手要拎琵琶,一手要控制车把,实在懒得调整姿势下车去料理鞋带。

       她很快就明白了我的处境,接着说道:“那可不行哟,你骑车,鞋带松了绞进车里很危险的。”不可否认,她说得有理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突然腑下身去,麻利地为我系好了鞋带。一时间,我尴尬得无言以对,呆呆地望着她。她却笑眯眯地,仿佛干了件大事般快意:“现在好了,路上小心啊,骑慢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我还是没缓过神来,很机械地点了点头,便匆匆离去了。骑出去约莫一里路远,才恢复神智,继而生出一个念头:这几挂琵琶,我怕是买亏了。设想她碍于天气骤变,被迫贱价抛售了尾货,她断然不至于心情舒畅到连鞋带都帮我系好的份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为了求证这个猜想,返回旅馆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听琵琶的市价。果然我一开口,话还没说完,人家就笑得合不拢嘴:“这帮乡下人就宰你们游客的,哪要这么贵,一半的钱都不要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真相大白以后,我并没有被无良商家忽悠的愤怒与屈辱,反倒是那位妇女接过钱时喜出望外的欣然,和连连称谢,以及不由分说为我系鞋带的一幕幕在我脑中挥之不去,越想越感动。如果说我上了她的当,付出了额外的金钱,那她对我额外的付出又怎么衡量呢?我们总是过多地强调世道艰险,人心复杂,却忽略了人心简单的一面:一个女人,不过壮着胆子“黑”了你二三十元钱,就如此心满意足,像受了莫大的恩惠般千言万谢,总想着再为你做点什么以示报答。如果说骗子无处不在,那有的人也是有资格行骗的,落入这样的骗局,你真的不需要对生活失望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从去年到今年,从严冬到酷暑,抱着相机在街上四处拍着,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武汉漫行书店,逼格不输给南京的先锋书店,有望成为全国最美书店。

初夏的绿:手中却不是尘埃,是我俩今生的翠绿。

南京先锋书店

东湖畔的大李村,武汉的原创手作集散地。

 居然偶然搜到了这首插曲。